秀威網路書店

『前進』與『歸宿』——《救贖之城》01觀後感

2021-02-08 at 19:22   發表人:ㄐㄐ
救贖之城:有去無回之地「派克斯」

救贖之城:有去無回之地「派克斯」

  • 作者 / 曹飛鳥
  • 出版社 / 釀出版(秀威資訊)
  • 出版日期 / 2021-01
  • ISBN / 9789864454365
  • 定價 / NT$ 320
  • 優惠價 / NT$ 288
分享:
  

當光明被惡魔奪竊,人們在魔族的迫害下苟且偷生,將之搶回,讓那溫煦的柔光再次遍臨人世的意念不曾妄持,甚至將懷有的青年視為無稽之談而譏笑,然而在絕望的黑暗裡若無一人試圖找回,那麼企盼的、夢想的光輝便真的永遠只能緬懷與妄臆。

若不前進,便只能永久與顫慄的黑暗和恐懼為伍。前進才能有所改變、有所獲得,即使伴隨著失去,而踏出這一步的,正是那名英姿颯爽又帶著年少輕狂的他。

救贖之城01的故事類型正統奇幻,流暢簡練的筆風描寫著喪失光明而淪喪的世界,而闖蕩之中的男女主角則訴說著打破僵局的勇氣,還有喪失依靠後那尋求牽絆的心。

我認為,「前進」和「歸宿」即是這故事所欲講述的。

前行,不只是為了掙脫困境,同時也是揮別過往,無論別離的哀痛或是糾葛的情仇。

一反既定印象的賊徒之流,男主角高泉就如同劇中所述「小偷從不膽小」,伶俐的身手和時而展現的敏捷心思與洞察,讓他往往能化險為夷。
然而他終究年輕、終究是人,即使豪氣和果敢,亦像常人般會膽怯、會躊躇、會迴避,賭博也是在思慮後的無奈行徑。

與他成對的女主角多瑪,繼承著野獸血脈而個性剽悍,就如同她的身份是強盜,和身為小偷的高泉相輔相成,她那不假思索的野性和倔強,在故事裡幾度推了高泉一把,同時高泉在生死關頭時也為她所救過。
她喝斥著高泉的斷後行徑,不僅僅是自尊使然,當中也包含著擔憂的關心,還有對於再次失去的恐懼。

高泉的許諾讓兩人結伴而行,都失去依靠的小偷和強盜,高泉和多瑪踏上竊奪回光明的路途,結識了神秘的女孩希莉卡。
通過希莉卡而訂立的指標,本故事的主要舞台「有去無回之地:派克斯」,隨著兩人的到來,揭開迷霧中的食人小鎮隱藏的真相和希莉卡的秘密,在前進的「勇氣」之後,本故事的第二個主題也被揭曉。

那就是,歸宿。

身為女主角的多瑪一番訴說,帶出了這個主題。她和高泉都失去了親人,失去了依靠,然而因為高泉,她重拾希望之光,也得到了珍貴的牽絆,那就是她的歸宿。
而滿心仇恨的子虛也是一樣失去了什麼,然而她卻沒有像多瑪那般得到新的依靠,任由恨意將自己禁錮在過去,甚而如今還想讓自己創造的希莉卡永遠待在不見天日的棺柩裡。

而希莉卡也是如此,相信的光輝熄滅,從而讓自己失憶,不願再面對,然而在接觸高泉和多瑪後,一直以來被封閉而未能接觸外界的她有了自己的情感。
恢復記憶的她也有了掙扎、面臨抉擇,最終在明白自己所想要的是什麼後,選擇了自我的犧牲。

喪父的高泉、與族人和父親分離的多瑪、揹負命運的希莉卡、被仇恨囚禁的子虛。
四名人物的個性鮮明,通過他們的互動和衝突而將「前進」和「歸宿」兩大主題簡潔清晰地詮釋。

高泉和多瑪皆失至親,但得到新的牽絆的他們相互攜行。
希莉卡誕生於毀滅世界的恨意裡,長年被視為道具利用的她不諳世事,最後因為男女主角二人領悟了自己所期待的,是能夠為之犧牲的珍貴牽絆。
子虛亦曾嚮往光明,然而因遭遇而絕望、甚至憤世嫉俗,進而被那漫長歲月的過去的恨一直束綁。

為了求生而前進。
揹負離殤而前進。
奪回光明而前進。

就像開頭說的。
前進,不僅是為了有所改變、突破現狀,更是為了揮別傷痛,更是為了像故事裡所描述的——
『哭泣是為了走向下一個明天』。

在失去光明的世界,這前進的心,還有身邊的牽絆,正是照耀人們、以為指標的「光明」。

通篇情節王道,可見勇氣和牽絆的經典要素,而世界觀與設定亦典型奇幻,夾帶著神話傳說之類的元素。
敘述卻不拖沓,除了世界觀的講述外都是自然流利又簡練地描寫設定,並沒有部分作品浪費篇幅講解的弊病,節奏也很適宜,而旁白敘述不時地提及關於前進、牽絆等,讓主題更加明確。
角色個性與定位明確,男女主角的高泉和多瑪的互輔、揹負命運的希莉卡和仇恨的子虛對主題的襯托,都清晰簡潔地詮釋。


登入會員回應本文

沒有帳號?